办公桌下吞吐巨大h 老师的超短裙和肉丝小说

不过全身已经被汗水打湿了,那种yù罢不能的感觉,让他连死的心都 有了。

 

她简单的下了点面条,给公公端过 去了一碗。

现在她身上的那件衣服完全贴在她 的身体上,由于没有戴罩罩的缘故,那 红红的两个凸看上去特别的清晰。

 

黄中奎眼睛直直的盯着香云的xiōng 口,下面那根东西蠢蠢yù动。

 

"香云,你咋流这么多汗呀?要是身 体不舒服,你就和我说,我好歹也是半 个医生,说不定能把你的病给治好呢。"

 

黄中奎知道是那胡萝卜在作崇,特 意把那个病字拉的很长。

 

"爹我真的……没事•…•"

 

香云咬着嘴唇,拼命抵制着那种感

 

受。

 

可是那胡萝卜已经钻进了她最敏感 的位置,这种感觉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 的。

 

特别是她一用力去夹,那胡萝卜上 的毛刺立马就扎进了那娇嫩的内里,口 中忍不住轻叫了一声。

 

"嗯…

 

就连身体也摇摇yù坠的。

 

看到香云的反应,黄中奎连忙把碗 放下,扶住了儿媳的身体:"还说没事,你看你站都站不稳了

 

此刻她的手正在香云的大臂位置,就差一点就能碰到她左边的饱满了。

 

香云满脸通红,本来她想推开公 公,可谁知身体一用力,那里面一紧,可 怕的刺痛感传来。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歪 到了公公的身上,而且更尴尬的是,那 xiōng前的高茸刚好紧紧贴在了黄中奎的身 上。

 

感受着儿媳róuruǎn部位就在他的xiōng 膛,老黄心头评评乱跳,那根东西一下 子翘了起来,正好对住了儿媳fù的股间 位置。

 

本来香云身上的衣服就少,这一 下,她自然感觉到了公公的大家伙,又 加上她泉眼里面还有一根胡萝卜,被公 公一顶,一种特别的触感传来,口中再 次忍不住shēnyín出声。

 

老王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妥,连忙推 开了她,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为了不让 儿媳看到那顶起来的帐篷,他立马转过 了身。

 

虽说他心里对儿媳fù是有非分之 想,但是面对着lún理纲常,他始终说服 不了自己内心。

 

香云哪里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过 想到刚才的一幕,她真恨不得找个洞钻 进去。

 

为了避免尴尬,她快步走进了屋,然后关上了门,一颗心抨抨乱跳。

 

见儿媳fù进屋,黄中奎内心有些后 悔了,毕竟自老伴走后,他已经好几年 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触过女人了。

 

早知道刚才就顺势把儿媳fù给办

 

 

他越想,那根东西就越硬,感觉就 好像要bào裂了一样。

 

犹豫了半响,他对着堂屋喊道:"香 云,你不吃饭了?"

 

"爹,你自己吃吧,我不饿…

 

香云躺在床上,内心久久不能平 复,特別是想到刚才公公的那根东西,那个泉眼更yǎng了。

 

她咬着嘴唇,右手摸了摸内内,发 现那些水已经把整个内裤打湿完了,而 且整个泉眼被那半根胡萝卜整的酥麻难 当。

 

香云知道倘若不赶紧把它弄出来,她早晚会被折磨疯的。

 

想到这里,她慢慢坐直了身子,然 后用手试着分开那两片小唇。

 

经过长时间的刺激,现在她的私密 看上去红芽芽的,颜色比平时妖艳多 了。

 

将那两片粉嫩分开后,香云的两根 手指缓缓的chā入了那紧致狭窄的小蜜 xué。

 

……啊

 

 

········

第3章

········

才一chā入,香云便按捺不住那份舒 爽,轻哼了一声。

 

她本来是想要去把那玩意夹出来 的,可手指实在太短了,根本就够不到 那半根胡萝卜,这可把香云急坏了。

 

正在她无计可施之际,公公黄中奎 的声音再次在门外响起。

 

"香云,你到底是得了啥病了……病 这种东西可不能拖,要不然后果会很严 重的。"

 

听到公公走进堂屋,香云连忙用床 单盖住了自己的身体,同时心里也开始 有些松动了。

 

现在那半根胡萝卜已经完全进入到 了最里面,自己无论如何都是取不出来 了,长久下去,说不定真会发生病变,那 到时候事情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她一晈牙,提上内裤来 到了门口,决定找公公帮忙

 

门刚开,就看到公公一脸焦急的站 在□口,仿佛对她的身体很是关心。

 

可是这种事对她一个女人来说,确 实太难以启齿了,又加上对方是她的公 公,她更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了 :"爹其实我……”

 

黄中奎看到儿媳fù的表情,已然猜 出了她是要找自己帮她取出那半根胡萝 卜。

 

想到这里,他心里激动坏了,毕竟 这种事对于他一个行将入土的人,那确 实比天上掉馅饼还要美。

 

"香云呀,你快给爹说说,到底哪里 不舒服了?"

 

黄中奎咽了咽口水,努力控制着自 己狂跳的心扉,假装困惑的问道。

 

找……找……

 

香云看着自己的公公,结巴了半 天,始终没敢说出来,不过她却把黄中 奎一把拽进了屋里。然后关上了房间的 门。

 

儿媳的举动吓了黄中奎一大跳,等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儿媳的房 间。

 

她的房间很香,空气中有一些不知 名的花香。

 

再看儿媳床头的衣架上,挂着各式 各样的内衣。都是些时下最流行的。

 

而且还有很多款式,是他从来没有 看到过的。

 

只看了一眼,老黄就感觉血脉喷 张,股间的那根东西,自然而然的翘了 起来。

 

多年没有和女人独处,心理和身体 自然比平常人要强了很多。

 

香云的眼睛不时的看向公公的裤 裆,脸色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你别看了,几件衣服有啥看的。"

 

她低着头小声的说了一句。

 

黄中奎一听这话,这才醒悟过来。 当下尴尬的问:"香云呀,你叫我来,到 底有什么事呀?"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停在 儿媳的私密位置。心里早就开始想入非 非了。

 

香云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公公的眼 神,径自走到床头坐了下来,然后吱吱 鸣呜的说道:"爹,其实我让你进来,确 实有事要找你帮忙:,

 

黄中奎一听这话,眼睛亮了。看来 那半根胡萝卜肯定是折磨的儿媳受不了 了,所以她才会迫不得已找到自己。

 

想到这里他更xìngfèn了,不过脸上却 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继续装冡说 道:"这话说的,我是你爹,还说什么帮 不帮的,什么事你直接就说就好了。"

 

香云低着头,内心做着剧烈的挣 扎,床上的那条被单都快要被她揉烂 了。

 

••爹我那里面有东西取不出来了…:•

 

听到儿媳fù这话,黄中奎感觉全身 的血yè都逆行了。虽说他一早就知道儿 媳fù是找他干嘛。但是此刻听到儿媳fù 亲自说出来,内心还是不免激动。

 

他缓缓向床头走了两步,眼珠一转 问道:"哪里面呀?"

 

香云的脸更红了,这种事让她怎么 说?总不至于说她比里有半根胡萝卜,让他帮忙取出来吧?

 

她眉头皱成了一把锁,头低了很低 了,然后伸出手来到了裙摆位置指了 指:"这里面r

如果喜欢本文,欢迎点赞和分享:夏木鱼 » 办公桌下吞吐巨大h 老师的超短裙和肉丝小说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