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着她的小奶头 局长紧紧地咬住我的奶头

居然一下子湿了一大片,不由心底一dàng,身下早硬的难受。

 

"好,妈,你忍着点,我现在给你上yào。"我很心虚,生怕她会骂我,只好停下动作,把yào粉涂抹在伤口上。

一切弄好之后,丈母娘才慢慢平缓下来,但脸上仍红的发紫。

 

"小高啊,你回去歇着吧。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心虚的要命,连忙逃也似的回去了,回到房间,满脑子仍是丈母娘那私密处湿透的情形,拿起手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一丝粘湿, 不由全身冒火.

 

"铃手机响了,把我吓了一跳。

 

是老婆的电话,我平复一下,划开了接听,本就心虚,结果不小心把丈母娘伤口感染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别担心,已经看过医生,上了yào了。”

 

"上yào?谁帮她上的啊? "老婆的音量一下子上去了。

 

我这才想起来,不由后悔,若说是我上的yào,恐怕老婆会乱想,到时候丈母娘肯定有些为难。

 

"肯定是医生上的yào啊,嗯!

 

老婆没有怀疑,又问了两句才挂,上电话,我已经满头的冷汗。

 

应付过老婆后,居然更加xìngfèn,想着丈母娘那强忍着的闷哼声,以及瞬间湿透的内内,我全身像打了鸡血一样,燥热又冲动。

 

医生说这yào必须4小时敷一次,所以,下次上yào在半夜12点半。

 

如果我继续像刚才那样揉磋,丈母娘会被*到不行,到时候顺理成章的进入她的身体,估计她也无法抗拒吧?

 

但是,这可是我的丈母娘,我怎么能对她做出这种事情?乱轮?我一-边咒骂着自己,-边却xìngfèn的算计该怎么进行。

 

丈母娘实在太迷人了,我明知很罪恶,却控制不了心中的恶魔,怎么办?也许这一次再按揉,丈母娘应该不会有反应吧?

 

我越想越燥热,居然没有一丝 睡意。

 

好不容易到了深夜12点半,我直接翻身下床去了堂屋,丈母娘的房间紧闭,里面没有点声音。

 

我站在她房门口,犹豫再三,罪恶和xìngfèn互相jiāo织,快把我压扁,最后还是忍不住敲了敲门,"妈, 我来给你上yào

 

半晌,房内传出一句话,"晚上就不用了吧,明早再上。”

 

 

难道丈母娘也怕夜深人疲时抵抗不了我的手法,所以才回避?

 

"妈,这可不行,医生说伤口感染的很厉害,必须按时上yào。"我把医生扳了出来,丈母娘没办法,只得让我进去。

 

粉色的蚊帐内一片朦胧身影,我喉咙很干渴,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丈母娘把蚊帐收起来,有些尴尬的看了我一眼,"小高,**就不用了吧,你直接上yào就好。

 

"不行,感染很严重,如果不赶快治好,等然然回来会怪我的。”

 

丈母娘最怕就是被她闺女发现,皱着眉点了点头,听话的叉开了双腿,她的皮肤实在太白皙了,在灯光下白的让人发慌,显得那两腿中间的yīn影,更加神秘诱人。

 

丈母娘躺好后,又把头侧了过去,嘴里好像咬着什么东西,看来已经是早有准备。

 

我忍着心中的激dàng,轻轻掰开丈母娘**的大腿,手指轻轻按了上去,这一次我也早有准备,故意先慢慢*伤口附近的皮肤,然后假装不小心,从那神秘的róuruǎn上擦过。

 

呵!我听到丈母娘越来越急促的喘气声,还有想夹拢却又不敢夹拢的双腿,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切都如我所料。

 

我xìngfèn起来,全身燥热难耐,手指上的动作越来越大,擦过,轻chuō,按捏,没几下,指尖上已经很湿润。

 

丈母娘的身子越来越颤,闷哼声越来越响,xiōng前那两团硕大的róuruǎn,像被春风吹皱的河水,激dàng不停,春*人。

 

那里的布片已经湿透,丈母娘的身体开始微微扭动,闷哼声似梦呓一样传来,我大着胆子远离了伤口,慢慢摸在那凹陷的湿润上,她居然没有发觉,仍是扭动闷哼,看来已虚火难溢。

 

我继续摸着那羞人的地方,另一只手悄悄拉下自己的短

 

库。

 

现在只要把那布料往旁边一扒,直接强势进入,她肯定无法抗拒。

 

我调整一下姿势,摆好角度,罪恶感瞬间铺天盖地,但却让我更加xìngfèn,这时候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

如果喜欢本文,欢迎点赞和分享:夏木鱼 » 他含着她的小奶头 局长紧紧地咬住我的奶头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