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喂药记

也许是气候变化的原因,宁宁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喉炎好后,上周三宁宁又开始咳嗽。宁宁妈妈立刻给宁宁吃了“阿莫仙”(青霉素类)消炎药,可是几天过去,直到周五晚上还不见好转,而且有越来越重的趋势!根据宁宁奶奶的建议,青霉素类的药物如果不见效,就得换红霉素类的药物了,这一点与第二天医生的建议是相同的。因为怕时间久了引发宁宁气管或肺子的炎症,所以周五傍晚就决定给宁宁换红霉素类药物。家里当时只有几个月前宁宁生病时医生给开的一种叫“太儿欣”的红霉素药物,于是给宁宁服用。此前,宁宁非常喜欢吃“阿莫仙”颗粒,那是桔黄色的粉末,橙味,很甜,宁宁甚至吃完一包后还想吃!每次吃“阿莫仙”的时候,都是将药粉直接倒在宁宁口中,开始宁宁还用水冲服,后来给宁宁水喝都不要了,说:“甜!”然后要细细品味后才肯喝水,喝水时沾在水嘴上的药粉还要仔细的吸吮干净才罢休。所以,一直都没有为宁宁吃药发愁过。

看“太儿欣”的说明书上写“味甘”,又是粉末状的幼儿药物,想必一定很甜了,于是冲水给宁宁喝。谁知,宁宁刚喝一点,就叫“辣!辣!”,再也不肯喝。一尝味道,甜中带苦,而且越回味越苦,难怪宁宁不喝呢。宁宁不停地咳嗽,药如果不吃,炎症严重了,肯定要打吊瓶的,而宁宁现在的阶段正是对事物似懂非懂的阶段,打吊瓶怕是难以安静——小时候给喂些奶就酣然入睡了,现在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还得想办法给宁宁吃药!

鉴于宁宁喜欢吃“阿莫仙”,于是我心生一计,拿着一袋“阿莫仙”对宁宁说:“宝宝,吃甜药不?”宁宁一看那金色的包装,当时就同意了。我说:“爸爸给去拿水!”然后到厨房飞快地将“阿莫仙”药物倒出,将“太儿欣”倒入“阿莫仙”的袋子中,宁宁听说要吃“甜药”,跟着我来到厨房盯着看,当然没有看到我偷梁换柱的把戏。然后我领宁宁回到屋里,让宁宁张开嘴,我将药粉倒入宁宁嘴中——吃阿莫仙都是这样的,我尝了太儿欣药粉,开始还挺甜,所以决定一试!谁知,太儿欣的药粉太多,一次根本吃不下,宁宁在我倒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味道不对,还没等我让宁宁喝水,宁宁就皱着眉头叫着“辣!辣!”将倒在嘴里的药粉全部吐出来——第二次喂药宣告失败!

怎么办呢?我转来转去在屋里溜。这时,宁宁姥姥得知宁宁还没吃药,对我说:“别心疼孩子,不行就得硬灌!”原来宁宁姥姥知道我非常疼爱宁宁,以为我心疼宁宁受苦而不给宁宁吃药呢。其实,我最了解宁宁了,宁宁现在已经是大宝宝了,不再是小时候灌到嘴里的东西就不分清红早白咽下去的阶段了,现在灌到嘴里的东西感觉不对肯定要吐出来的!没有试过硬灌,我也觉得有必要一试,毕竟还是比打点滴所受的痛苦小一些。于是,宁宁姥姥在小碗里冲好药——说实话,感觉水有点多,大概三四勺水,我认为宁宁如果上当的话也就喝一勺,第二勺肯定难以喂下。顾不了那么多,帮助宁宁姥姥按住宁宁的手臂,宁宁姥姥开始给灌药。宁宁一见姥姥拿着小碗过来,又按住自己,当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开始反抗,但是他弱小的身体只有扭动的份。不出我所料,灌在嘴里的药宁宁立刻就给吐了出来,姥姥还不甘心,又灌了一勺,宁宁哭闹着又给吐了出来,连续四勺药全部间接流到了宁宁的脖子里!宁宁姥姥本以为会成功的办法丝毫未见成效——第三次喂药宣告失败!被放开的宁宁哭着叫着“爸爸!爸爸!”委屈得不得了,扑到我怀里。后来,宁宁还吐了老半天口水,直到嘴里的味道干净了才罢休。

于是,我继续在屋里屋外的溜……

忽然,我的目光停留在宁宁小姨刚刚拿来的一箱“露露”上面,宁宁早就想喝了,想到露露有些甘苦的味道,如果将略带苦味药粉参入也许宁宁感觉不出来——虽然知道将药兑在饮料中是很不好的方法,为了让宁宁尽快好病,也只有一试了!我将露露打开,倒出大部分,将药粉倒入剩下部分中,为了分散宁宁的注意力,我还特意插上了吸管,然后假装自己在喝,走到屋里。宁宁一见我在“喝”“露露”,立刻就凑了过来,贱贱的依在我身边抬头笑咪咪的望着我,希望我分给他一部分喝。为了不引起宁宁的怀疑,我还故意假装大口喝了几口,然后递给已经快流出口水的宁宁——小家伙一接到手里,立刻大口喝起来,几口就喝没了——估计他喝时也没感觉到味道不对——总之,第四吃喂药获得成功!

宁宁吃了消炎药,心理放心了大半。但是夜里宁宁还是咳嗽。有时自己咳醒了,爬起来“呜呜呜”的哭!但宁宁同样不肯吃止咳糖浆,还是嫌“辣”。夜里,宁宁睡熟了,我将糖浆灌在奶瓶里送到宁宁的嘴中,本以为熟睡中的宁宁会将甜甜的糖浆一饮而尽,没想到,宁宁刚吸了一点就哭着全部吐出来——这小子的感觉还挺灵敏——哭还不算,宁宁还哭着爬起来,非让我抱,于是我抱着宁宁又溜了好久,才将停止哭泣并且已经入睡的宁宁再次放在床上。但我还不甘心,过了个把小时,我又将兑了冰糖和水的糖浆再次送到宁宁嘴中——还是被宁宁识别了——于是又抱着宁宁溜。一晚上试了又试,实在没办法,只好放弃。

 第二天一早,我又将药兑进露露中,故伎重演,递给宁宁。谁知宁宁刚喝一口,就喊“辣!”,递给我再也不肯喝!一尝,果然很苦。比例和昨天差不多呀,于是又加露露,又加冰糖,甚至换到奶瓶中,宁宁却不再上当,一尝就皱着眉说:“露露,不好喝!”,再也不肯喝。后来,又将药加入葡萄水中,灌在奶瓶中给宁宁,宁宁只喝一口,也不肯再喝。这样一直到晚上,宁宁也没有吃下去消炎药。傍晚期间,倒是将止咳糖浆稀释一些后倒入可乐灌中,哄骗宁宁一饮而尽。

晚上7点多,宁宁妈妈也很急,非要试试给宁宁灌药。她严厉地对正在玩耍的宁宁说:“你不好好吃药,爸爸妈妈准备给你灌药了,掰开嘴硬灌!”于是我去准备药,将药只调成一勺。宁宁听说妈妈要给灌药,自己心事重重的从客厅往卧室走,走到两个卧室门前,迟疑了一下,迅速地跑到太姥姥住的屋子——没有回自己的屋——藏在了太姥姥屋里的敞开式壁柜里面——小机灵鬼想藏起来逃避吃药,我看在眼里,觉得宁宁又可爱又可怜,可谁让咱生病了呢!宁宁妈妈假装找到了他,将他抱出,于是又是一番哭闹,吐了一身,扑到我的怀里,宣告宁宁妈妈灌药也失败!

宁宁临睡,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形下,决定再给宁宁吃一袋“阿莫仙”,毕竟吃消炎药和不吃消炎药的效果是不同的。我将阿莫仙打开,来到躺在床上的宁宁跟前,让他张开嘴吃甜药。那知这小子警惕性高了,不肯张嘴,自己扶着我的手看药袋里面,看了一眼笑咪咪的说:“黄色!黄色!宝宝药!”——哈哈,原来这小子认识阿莫仙的颜色,看看是为了不再上当!真是个小鬼头!然后,顺利将阿莫仙吃了。

第二天,一盒太儿欣已经没有了,我决定试试宁宁奶奶推荐的一种叫“利君沙”的红霉素类药物,尝了尝,微苦。加了冰糖,冲少许水,宁宁顺利喝下——后悔没早给宁宁吃这个药——宁宁艰难的吃药历程也宣告结束。

傍晚,给宁宁一罐酸奶,宁宁接过后,仔细地看了又看,然后小心翼翼的吸了一点,并且吧嗒吧嗒嘴,立刻露出笑容:“甜!哈哈!甜!”然后大口喝起来——原来这两天弄得宁宁已经不再相信我主动给他的饮料是真的饮料了!

后来,妈妈问宁宁爸爸给他的饮料好不好喝,宁宁认真地说:“药,兑药,爸爸饮料,药!”看来我做的那点事宁宁都心知肚明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夏木鱼 » 宁宁喂药记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