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男主狠狠的要女配h

陈云盛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第一次这么深刻地领悟了“心花怒放”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他用力点头,充满期待地:“嗯!”
  
  纪繁音抬眼看了看他。
  
  然后又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陈云盛低头乖乖被薅了两把,然后突然听见了背后嘈杂的说话声——这些声音刚才仿佛被他的耳朵自动屏蔽过滤掉了似的。
  
  陈云盛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正往这个方向靠近的小批同事们,有点紧张:“姐姐先坐回车里吧,会被人看到的。”
  
  纪繁音扬了扬眉。
  
  她还没说话,那个举着充电线的人已经一路冲刺到了陈云盛身旁,气喘吁吁地说:“大佬,刚问你借的充电线,忘记还给你……呃……我好像喝多眼花了我怎么看见了纪繁音老师而且她的手还放在大佬你的头上……”
  
  陈云盛:“……”
  
  他下意识地握住纪繁音的手腕、从自己头上移开。
  
  陈云盛知道自己应该放开避免给纪繁音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手指却违背大脑意愿地反过来握得更紧了。
  
  他悄悄看了一眼纪繁音的表情,发现她只是好整以暇地靠在车上看着他,好像也在等待他的回答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
  
  陈云盛舔舔嘴唇,心跳开始加速。
  
  他故作镇定地接过数据线,努力用平时的语气说:“你没看错。”
  
  “呃……”同事的手还保持着举数据线的动作,一脸震惊,“你……我……这是……???”
  
  “我们要回家了,周一见。”陈云盛深吸一口气,拉着纪繁音往驾驶座的方向走,帮她打开车门、看她坐了进去,才绕去了副驾驶座。
  
  车子驶出停车位的时候,陈云盛还能看到一列同事像是失了智一样在路边站成一排目送他离去。
  
  陈云盛紧紧抱着外卖袋,觉得自己刚刚真是勇气可嘉,干了一件大事。
  
  纪繁音开出一个路口拐个弯就停在了路边。
  
  陈云盛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姐姐?”
  
  “把袋子放后座。”纪繁音指了指他怀里的保温袋。
  
  陈云盛哦了一声,向左转身、伸长手臂把保温袋从两个座椅中间塞去了后座。
  
  刚放好转身转到一半时,他听见了耳边传来轻轻的咔嗒一声,是安全带被解开的声音。
  
  陈云盛下意识地去看纪繁音,被靠近的她含笑单手捧住脸、在嘴唇上亲了一下。
  
  “这是你刚刚这一次诚实地说出心里话的奖励。”她轻声说。
  
  陈云盛觉得自己前天太过无知。
  
  ——他现在的心脏才是真的狂跳到要爆炸了。
  
  “多亲一下?”纪繁音眉眼弯弯地问。
  
  陈云盛眨了眨眼。
  
  两人距离太近,他简直怕自己的呼吸会烫到纪繁音。
  
  他强忍羞耻遵从本心:“……多亲一下。”
  
  纪繁音边笑边欺近,第二次是和第一次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她玩耍似的吮他的嘴唇、抚摸他的头发,教他如何进行一个成年人用于表达感情的吻。
  
  陈云盛沉迷这种只有恋人之间才能顺理成章做的亲密交换,几乎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等纪繁音将他按回椅背上的时候,他才回过了神来。
  

 文学

  纪繁音系上安全带,对着后视镜看了眼自己的嘴唇,边说:“给你室友打电话。”
  
  陈云盛跟着她的命令动作,找出室友的号码、拨通之后才迟缓地发出疑问:“为什么?”
  
  “告诉他你今天不回去了,免得他以为你夜不归宿失踪。”纪繁音踩下油门,语气很漫不经心。
  
  陈云盛还没想明白:“姐姐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吗?”
  
  纪繁音笑了起来:“不是说了吗?去我家。”
  
  陈云盛一个手抖,手机脱手滑落直接跌到了脚下,他面红耳赤地把手机捡起来时,电话正好接通。
  
  “喝得烂醉需要我去接人吗?”宅男室友打着哈欠问道。
  
  背景音听起来像是在打游戏。
  
  “不用。”陈云盛先否定他的问话,然后卡壳地转头看了看正在开车的纪繁音。
  
  “哦,那难道是准备给我带夜宵?”室友的声音突然兴奋了起来。
  
  “不是。”陈云盛闭了闭眼睛,竭力找回自己平时的镇定冷静,“我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和你说一声。”
  
  “你今天晚上不……?!?”
  
  在室友发出任何嘈杂的声音之前,陈云盛火速挂掉了电话。
  
  然后过了两秒,他把手机翻转过来,果决地直接关机了。

如果喜欢本文,欢迎点赞和分享:夏木鱼 »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男主狠狠的要女配h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