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跪在胯下吞吐:双龙好胀肚子被灌满了bl

从她一潭死水的眼中傅斯尘知道,她可能根本就没听到自己这句话。

    “你先到里面换吧。”傅斯尘打开隔间的门,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他知道自己此刻说再多的都没有用,暖遥是听不进去的。

    暖遥依照自己的本能拿着衣服,顺着门沿进到了隔间。

    换下了这套穿在自己身上的高级定制礼服,换上和往日里自己穿衣风格相同的服装。

    她看着静静地躺在隔间角落里的那件长裙,突然想到了很多。

    灰姑娘的故事是不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痴情的王子最终喜欢的还是那个有公主气质的贵族小姐。

    不适合自己的东西就是不适合,就好像那条裙子,即便是量身定做又如何?再高贵的裙子穿在自己身上,也仅仅只是改变了外表罢了。

    外表再高贵,可是内心依旧是落魄的,再伪装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暖遥毫无留恋地离开了更衣室,她发现比起昂贵的长裙,自己还是更喜欢这种简单、便宜又舒适的衣服。

    傅斯尘一直很有耐心地等在门外,他并没有前去催促暖遥。

    只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暖遥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时间可以抚平一切伤痕。

    更何况他本就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等到暖遥换好衣服,摇摇晃晃地从隔间里出来,傅斯尘马上前去扶住她。

    “你还好吗?”傅斯尘满怀关切地问。

    “我没事,谢谢。”暖遥强迫自己站起身,躲开了傅斯尘准备前来帮自己的双手。

    傅斯尘也不恼,他见暖遥没有用自己帮忙的意思,便很自然地收回了自己的双手:“那你跟紧我,我送你回家。”

    “嗯。”暖遥有气无力地应答道。

    满世界找人的记者们绝对想不到他们心心念念的暖遥,此刻就光明正大地走在去往停车场的路上。

    傅斯尘在前面带路,他边走边说:“其实,凡是总有利弊,虽然今天你经历了这么多不好的事情,但你好歹还是看清了一部分人的嘴脸不是吗?”

    “这次,就当是自己买了个教训,不必在意他们的。”

    一路上,傅斯尘对暖遥说了很多安慰的话,至于能听进去多少,那恐怕就没有人知道了。

    停车场里的车全都是价值百万的豪车,但在这么多的豪车中,停着一辆极为普通的小轿车。

    傅斯尘在这辆小轿车前停下脚步,很贴心地为暖遥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请进。”

    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儒雅,仿佛这世间的一切在他眼中都如过眼烟云,不甚重要。

    车内的气味带着一股清新的芳香,不是冷铭身上的那种浓烈地香水味,也不是花香、果香,而是一种如同青草般诱人心脾的味道,越闻越好闻。

    傅斯尘坐到驾驶的位置上,开动汽车前他的眼神往暖遥那边瞥了一眼。

    暖遥顶着华丽的妆容,像个坏了的洋娃娃,了无生机地坐在那里。

    傅斯尘没有继续安慰暖遥,他知道现在说再多的话都无济于事,暖遥是听不进去的,一切只能看她自己能否从今天的打击中走出来了。

    车内悄无声息,车外却是嘈杂喧闹的都市。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着自己改做的事,这社会就好像一个大机器,那些不辞辛劳的人们就是促使机械旋转的零件和动力。

    暖遥双眼无神地看着这一切。

    直到现在她依然想不通,为什么别人的母亲慈爱而且温暖,可是她的母亲却如同一只寄生虫,吃她的肉,喝她的血,恨不得榨干自己身上的最后一分价值?

    这样的母亲,算是家人吗?

    这时,暖遥脑子里冒出了冰儿那张乖巧、可爱的脸。

    是啊,她不只有闫艳俗这一个亲人,她还有冰儿,冰儿是她的妹妹。

    这么多年,两个人相依为命,尽管冰儿冰儿是绝不会向闫艳俗这样伤害自己的。

    想到冰儿,暖遥突然想起来,此时此刻冰儿还在订婚宴现场!

    她还真是个不称职的姐姐,居然把冰儿忘了。

    暖遥翻遍全身都没找到自己的手机。

    对了!她的手机被忘在休息室里了,这身衣服是傅斯尘随便找来的,里面并没有自己的手机。

 文学

    “你能借我你的手机用一下吗?”暖遥实在是有些担心冰儿,只好厚着脸皮问傅斯尘要手机。

    “给你。”傅斯尘毫不犹豫地讲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暖遥。

    “谢谢。”这两个字,是暖遥今天唯一能对傅斯年说的、也是暖遥对他说的最多的两个字。

    她现在除了感谢,什么也做不了。

    接过手机之后,暖遥拨通了于小静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了于小静的声音,她语气里带着些焦急和不耐烦。

    “小静,是我。”

    仅仅四个字,于小静已经从音色中确定了此刻跟自己说话的人,就是暖遥。

    “遥遥,你在哪?”于小静迫不及待地问。

    自从刚才她看着暖遥被人带走之后,暖遥就好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消息。

    越等,于小静也就越着急。

    她不认识那个将暖遥带走的人是谁,但这年头,万一遇上个坏人,结果都不是现在的自己能承受得起的。

    还好,听声音,暖遥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我现在在回家路上,冰儿现在在你身边吗?”暖遥问。

    “在,你要和她说话吗?”于小静看向站在自己身旁、一脸开心的冰儿。

    她敢保证,今晚发生这种事,最开心的一定是这个被暖遥称之为妹妹的人。

    所以发自内心的,于小静并不想让暖遥和冰儿说话。

    “不用了,”暖遥拒绝,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太适合和妹妹通话:“你能帮我把冰儿送回家吗?”

    暖遥问。

如果喜欢本文,欢迎点赞和分享:夏木鱼 » 女仆跪在胯下吞吐:双龙好胀肚子被灌满了bl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