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室友私自进入自己房间_阅读

不是因为别的,他之所以能够发现卡萨迪的偷袭,纯粹是因为自己突破了第一层神经锁之后的预警能力。

  这种能力有点儿类似蜘蛛侠的蜘蛛感应,但并不像蜘蛛感应那般强大。

  充其量也只能感应近在咫尺的威胁而已。

  类似今晚卡萨迪的偷袭,就是直接将牙刷柄对准了脖颈,距离他的皮肤仅仅不到一公分。

  这么短的距离,他自然是能够发现得了的。

  但要说再离得远一点了,那他可就发现不了了。

  不过,对于这些有的没的,苏沫自然是懒得告诉埃迪布鲁克的。

  反正如今卡萨迪都已经被关到禁闭室了,一时半会儿也叨扰不到自己了,那么索性还是继续研究一下自己的越狱计划吧。

  苏沫如是想着,正准备翻身过去睡着,头脑之中,却又一次响起了一个久违的声音。

  这个声音,他已经许久未曾听到了。

  如今再一听见,不禁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叮!恭喜宿主成功击败连环杀人犯、屠杀的宿主卡萨迪,奖励正义值+100。】

  【提示:当前卡萨迪尚未与屠杀融合,击败屠杀后可获得隐藏奖励。】

 文学

  【宿主当前正义值:9150点。】

  嗡!

  听到这接连三段的提示音,苏沫顿时感觉脑中一震。

  直到现在,他才恍然大悟,这卡萨迪究竟是何许人也了。

  这家伙,就是《毒液2》当中,屠杀的宿主,卡萨迪啊!

  难怪自己会觉得这名字分外耳熟。

  只是,在这个平行世界当中,卡萨迪入狱的理由却与电影中截然不同。

  并且,他直到现在也没有融合屠杀共生体,依然是以一介普通人的躯体,被自己吊打。

  但,屠杀共生体……究竟何时会与他融合呢?

  有了这个推论,苏沫整夜辗转反侧,只觉得脑中一片嗡嗡作响。

  现在,前夜所做的那个屠杀共生体爬上自己的床,并寻求与自己融合的“梦”,看来,根本就不是梦啊!

  而是,现实!

  这么说来,之后它就会去找卡萨迪了吗?

  可是这家伙现在正被关在密不透风的禁闭室里,外人根本就进不去。

  也就是说,他们暂时,是没有融合的机会了。

  想到此处,苏沫的心神方才安定下了些许,眉头也舒展了开来。

  但,一团疑云仍旧笼罩在他的头顶。

  翌日,他并没有参加监狱里犯人的集体劳动,当然,凭他现在的关系,参不参与劳动已经根本没人管了。

  只要这家伙能老老实实地呆在监狱里,那么沙宾他们就谢天谢地了。

  在沙宾的办公室里,苏沫再次饮了一口面前的碧螺春,目光注视着沙宾,问道:“典狱长,最近监狱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进来?”

  “嗯?奇怪的东西?”

  听苏沫突然没来由地问出了这句话,沙宾一时有些诧异,本能地摇了摇头。

  屠杀共生体来无影去无踪,平摊在地面上就和一团烂泥似的,狱警们发现不了也实属正常。

  面对苏沫的试探,他自然是真的一概不知了。

  无奈,苏沫也只能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我最近总是做噩梦,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呵呵,苏先生,您大概是因为前段时间那个314号要暗杀您,因此心里忧虑繁多,这才没睡好觉的吧?”

  沙宾讪笑着反问道,试图安慰苏沫。

  但其实,海姆之所以想要借卡萨迪的手除了苏沫,背后也有他的暗自授意。

  毕竟他可是接到了林老的旨意。

  只是碍于钢铁侠的情面,这才不得不游走在二者中间,不断地斡旋。

  倘若没了钢铁侠那边的压力,他早就直接派俩狱警把苏沫给突突了,现在又怎么会还和他坐在一起喝茶呢?

  此刻,面对苏沫的忧虑,他也只能呵呵一笑。

  “对了!”

  苏沫听到沙宾忽然又提到卡萨迪,不禁一拍脑门,问道:“314号,他现在还被关在禁闭室里吗?”

  “当然了,这家伙想暗杀您,那自然是得关他个十天半拉月的。”

  沙宾故作出一副义愤填膺的姿态说道。

  “是吗?那他,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苏沫继续问道。

  “呃……这倒是真没有。”

  沙宾摇了摇头,听完他说的这句话,苏沫这才安下心来。

  看来屠杀暂时是不可能和卡萨迪融合了。

  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总可以全心全意地着手于越狱大事了。

  当然,这个目的肯定是不可能在沙宾的面前表露出来的。

  于是乎,在吃罢午饭后,苏沫便自行离开了沙宾的办公室。

  只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在另一边的禁闭室中,卡萨迪同样在吃着午饭。

  是一份发馊了的烙饼。

  “喏,好好享用吧。”

  狱警随意地将这张生了些霉斑的大饼从小窗中扔进来,方向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卡萨迪的面前。

  这饼不算小,足有一张脸那么大,里头也鼓鼓囊囊的,看样子应该是塞了些酸菜之类的东西。

  不过,由于已经馊了,因此即便饼大,但光是闻了闻味道,就令人难以下咽。

  “呵。”

  卡萨迪苦笑着捡起了这张饼,旋即一拉小窗,再次将自己笼罩在了一片黑暗当中。

  眼下也没有别的食物了,就算是这张馊了的大饼,他也得咽下去。

  只有熬到自己出去了,他才能找苏沫报仇!

  如是想着,他吃这饼的速度,也愈加快了起来。

  但,就在吃到一半时,他却陡然感觉,自己像是咬到了什么东西似的。

  黏黏糊糊的,粘得自己的牙都无法分开。

  “这是……什么东西?”

  卡萨迪冷眼朝下望去,就见一滩暗红色的、像是橡皮泥的物质正从饼中缓缓流出,乍一看还以为是草莓酱之类的东西。

  但,这滩东西却在自行蠕动着,朝自己的喉管中涌去!

如果喜欢本文,欢迎点赞和分享:夏木鱼 » 合租室友私自进入自己房间_阅读

赞 (0)